香港大学法律学院的一个课程,被爆出以赞扬“占领行动”的文章作为指定读物,授课副院长还称赞文章“写得漂亮”。香港舆论为此忧心,“占中”余毒仍在港大法律学院散播。

摘要: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早前收集逾8万联署,并去信港大校委会,要求辞退非法“占中”发起人、港大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何君尧14日表示,已收到港大校长马斐森回信,但对方并未明确交代是否已接受投诉并启动机制成立委员会,故他已再去信对方要求给出明确回应
…马斐森2018年1月将正式离任港大校长职务,并出任英国爱丁堡大学校长之职  海外网9月16日电
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早前收集逾8万联署,并去信港大校委会,要求辞退非法“占中”发起人、港大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何君尧14日表示,已收到港大校长马斐森回信,但对方并未明确交代是否已接受投诉并启动机制成立委员会,故他已再去信对方要求给出明确回应。  据早前消息,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去信港大促请辞退非法“占中”发起人、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的教席后,8月29日再发起网上联署,促请港大辞退戴耀廷。9月14日,何君尧表示,“现时有超过八万名市民联署要求调查戴耀廷,群情汹涌,我看不到有理由不启动调查机制。”  何君尧发起的联署,以“促港大辞退‘歪论邪说’的戴耀廷”为题,内文写有“你想香港动乱吗?”、“你想学生被误导犯罪吗?”、“你同意法律学者带头叫人犯法吗?”呼吁各界支持联署要求港大革走戴耀廷。参与联署的人士需填上姓名及界别,界别可以选择法律界、教育界及其他界别人士,再填上认证码。  对于何君尧发起的敦促港大辞退非法“占中”发起人、港大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教职一事,港大校长马斐森现已有两次不痛不痒的含糊回应。  8月30日,在港大新生入学典礼上,问及有否收到何君尧要求解雇戴耀廷的信件,马斐森仅表示最近收到数封类似的信件。另外,马斐森将于明年1月离任,他表示此次是最后一次于开学礼致辞。对于港大校友非法“占中”骨干分子周永康入狱,马斐森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他致辞时所说,学生需要对行为负责任,他尊重法庭判刑,如需要协助会提供支援。  近日,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在收集逾八万联署后,去信港大校委会,要求辞退非法“占中”发起人、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何君尧14日表示,已收到港大校长马斐森回信,称欢迎社会各界人士提出意见,会按既定政策和程序处理,但马斐森并未回应是否已接受投诉并启动机制成立委员会。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发起网上联署促港大辞退戴耀廷。(图源:香港东网)  对于港大的含糊回应,何君尧表示“现时有超过八万名市民联署要求调查戴耀廷,群情汹涌,我看不到有理由不启动调查机制。”他又表示,自己将在周日举办“呐喊大会”声讨戴耀廷,届时会提供舞台和空间让发言者表达心中愤怒,又指会邀请嘉宾发言;又说已向警方申请约两千人出席,但现时群情汹涌,暂时无法预料参加人数。  据了解,此次被联署要求辞退的戴耀廷,现为香港法学者,任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是香港非法“占中”3名发起人之一。从2013年初开始,戴耀廷等公开鼓动“占中”,以瘫痪香港政治、经济中心——中环为“核弹”,要挟中央和特区政府在政改问题上向其让步。2014年9月28日,戴耀廷等人宣布“占中”启动。自此示威者在长达两个月的时间里,持续霸占金钟、旺角、铜锣湾等地的交通要道。2014年12月3日下午15点,戴耀廷到香港中区警署自首,承认“参与未经批准的公众集会”罪名。  今年3月27日早上,包括戴耀廷在内的非法“占中”的9名参与者分别接到香港警方通知预约拘捕,要求当天下午和傍晚到警署报道,他们涉嫌“串谋他人公众妨扰”、“煽惑他人公众妨扰”,以及“煽惑他人煽惑公众妨扰”的罪名。当天晚上7时许,9人抵达湾仔警署报到,接受预约拘捕。林郑月娥:维护法治不容妥协(图源:香港文汇报)  对于非法“占中”这类破坏香港社会秩序、损害香港法治的行为,特区政府多次表示将严肃处理、不容妥协。今年3月,时任特首当选人的林郑月娥回应“占中”者被检控时强调,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修补社会撕裂不等于在法治方面要作妥协,因法治是香港的核心价值。8月,就3名违法“占中”分子近日被上诉庭改判入狱一事进行回应时,郑月娥表示香港市民的言论、集会等权利受《基本法》保障,政府会竭力去维护。但上诉庭的判决指出,这些权利并不是没有限制,当市民在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时有违法行为,便要受到法律制裁。(海外网
侯兴川)

摘要:
因牵涉“占中”不明捐款而备受争议的香港大学法律学院,28日又被爆出将接受涉及推动多国“颜色革命”的“开放社会基金会”主席索罗斯捐款。【环球时报记者
林风】因牵涉“占中”不明捐款而备受争议的香港大学法律学院,28日又被爆出将接受涉及推动多国“颜色革命”的“开放社会基金会”主席索罗斯捐款。香港《文汇报》28日报道称,该报近期接到的可靠消息显示,港大法律学院即将接受一笔涉及索罗斯的秘密捐款。而面对记者的查询,港大发言人仅在电邮中称:“目前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并没有向索罗斯基金会申请资助。”对索罗斯本人是否捐款和以什么名义捐款等问题并未回应。港大校董、民建联立法会议员钟树根说,“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和港大法律学院前院长陈文敏涉嫌违规处理捐款,已反映港大在这方面存在漏洞,如索罗斯的秘密捐款消息属实,港大可谓“糊涂上加糊涂”,他不排除要求立法会引用特权条例传召有关人士做供。本身是港大校友的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刘乃强表示,近年的数据显示,包括港大在内的香港多所院校都有外国资金渗入,操控学界。现年84岁的“国际金融炒家”索罗斯,曾于1997年闪袭香港金融市场,使港元汇率一路下滑,金融市场一片混乱。香港金融管理局立即入市,中央政府也全力支持。在一连串反击行动下,索罗斯在香港的“征战”无功而返,损失惨重。自上世纪末起,索罗斯透过旗下的“开放社会基金会”及其前身“开放社会研究所”,在“颜色革命”背后推波助澜。2003年,格鲁吉亚发生“玫瑰革命”,索罗斯拿出250万至300万美元的活动资金。2004年底,乌克兰爆发“橙色革命”。有美国国会议员做证时透露,索罗斯旗下的“乌克兰开放社会研究所”发挥了重要作用,美国通过它及“国家民主基金会”向乌反对派提供了超过6500万美元的政治资金。2006年6月,“开放社会基金会”被指参与游说土耳其国会修改宪法,增加民众参与;2010年4月,又被指赞助埃及反对派办网媒,最终导致穆巴拉克下台。近年,索罗斯的基金会还不惜向学校提供大笔资金,为各地学生、学者及媒体提供传授西方民主和价值观念的课程或培训,煽动群众对现有政权的敌对情绪。有舆论分析认为,所谓“开放社会”或“援助扶贫”只是表面装饰,索罗斯的真正意图是向全世界输出美国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通过国家政权更替,为自己的金融投机鸣锣开道。而港大一旦让外国资金有机会渗透,将使公众质疑其随时可能成为“颜色革命桥头堡”。

  据香港《文汇报》17日报道,该报日前接到自称港大学生的读者爆料。他披露,在“法律与电影”上月13日的课程中,授课的法律学院副院长温文灏把该院助理教授凯利·洛普(Kelley
Loper)的一篇文章作为指定读物。该篇文章大力歌颂涉嫌违法的“占领”行为“没有破坏法治”,说什么“要捍卫法治有时是需要违反规条”,但温文灏公开在课堂上称赞文章“写得漂亮”。该学生批评说,文章为违法行为扭曲逻辑、做出无根据的辩护,无论在法律还是道德上,都不适合作为教材。他透露,法律学院学生已收到不少类似文章作为指定读物,内容都是希望同学支持“占领”,“虽然学院已有不少‘发起大型犯罪行为的学者’,但仍有部分不在焦点下的学者,同样以扭曲的法律学说影响学生的想法”,如果社会对有关情况熟视无睹,最终会为法律学院埋下祸根。

  除了不满教材偏颇,该名投诉学生还剖析港大法律学院在研究及招生方面的问题,指出其主要弊病就是未能随着社会及科技的发展,积极开发新的研究领域。他举例说,动物法在世界各地都引起了广泛关注,香港中文大学设立了相应中心,但港大目前只有一名学者跟进环境法,有关研究及课程远远不足。在海事法方面,港大也相当缺乏。这些弊端导致港大法律学院虽然历史最悠久,但2013—2014学年的最低招生成绩却低于中文大学及城市大学。

cabet228亚洲城,  针对这名学生的投诉,温文灏辩称,“法律与电影”课程有多个单元,其中“法治”有三篇指定读物,除上述凯利·洛普的文章外,还包括持其他观点的文章,希望学生平衡分析,做出独立判断。港大发言人称,学术自由是大学最珍惜并坚决捍卫的核心价值,校内每位师生都享有学术自由的权利,同时也有责任维护这个核心价值。教育政策关注社主席张民炳认为,如果教师以歌颂违法行为的文章作为教材,还要附和文章写得好,这就很有问题,“作为法律学院,教学生守法是最基本的一步,这应该成为大家的专业操守”。

  中澳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马恩国大律师表示,如果爆料的学生所言属实,就是“法律学院副院长公然在课堂上向学生灌输政治理念”,校方应该正视问题,甚至就事件进行内部纪律聆讯。法律界人士陈曼琪也说,身为法律学者不应教导学生“不合自己心意就破坏”这样的逻辑,“日后若不接受法官判决时,是否又冲击法庭或法官呢?这样香港的法治就会荡然无存”。

  港大近年是非不断,其在学术界“亚洲一哥”地位早于2011年起已经不保。分析认为,这与校园政治化事件频发密切相关,像港大“民意研究计划总监”钟庭耀所做的民调,被指配合反对派造势;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发起违法“占中”,协助教协编写“占中”通识教材;法律学院前院长陈文敏涉嫌协助戴处理“神秘捐款”。值得关注的是,港大学生搞政治也颇为活跃:《学苑》刊发鼓吹“港独”的文章,港大学生会会长梁丽帼及同为港大学生的学联秘书长周永康积极参与“占中”等。港大一直对师生的违法行为大开绿灯,像去年多个“占中商讨日”,不少大学及机构都表示不会出借场地,但港大却一力承担下来。香港《文汇报》直言,“占领”行动虽然结束,但院校的不同角落是否会成为“罪恶温床”,依然令香港社会关注及忧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