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位于弗吉尼亚州兰利的CIA总部。

图片 2

图片 3
A点为巴格达,B点为萨迈拉(属萨拉赫丁省)

  新华网6月27日报道,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多名现任和前任官员披露,自美军2011年撤离伊拉克后,中情局特工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戒备森严的巴格达办公楼内,不愿冒险到一线收集情报,美国在伊情报网因此日渐萎缩。

  原文配图:“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6月11日发布的视频显示其武装人员在尼尼微省某地集结。

图片 4
中方撤离人员的大巴在离巴格达不远地方被拦下后,只得返回处于交战核心的营地(资料图)

  极端武装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最近接连攻占伊拉克大片地区,而中情局事先并没有发出明确预警,让美国政府措手不及。

  占领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之后,伊拉克地方军阀巴克尔的极端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的武装人员6月11日继续向南挺进,取得提克里特等多个城镇的控制权、占领该国最大炼油厂所在地的部分地区。这是短短两天内第二座被武装分子控制的伊拉克省会城市。反政府武装继续向首都巴格达推进,目前距离巴格达只有90公里。

图片 5
2013年中企员工在萨拉哈丁电站(资料图)

  媒体报道,虽然中情局先前认为ISIL会在今年攻占伊拉克的领土,但对于ISIL本月10日攻占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中情局事前并没有情报。中情局官员还对于伊拉克军队在战场上迅速溃败感到意外。此外,一些考虑实施空袭的美军指挥官表示,缺乏足够的情报来确定目标。

  离巴格达只有90公里

  据报道,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伊拉克成套事业部有千余名中方员工被困萨拉哈丁电站。6月24日,这些员工撤退失败,重新返回萨迈拉营地。

  美国一名高级情报官员本周在记者吹风会上承认,在美军2011年撤离伊拉克后,美国从伊拉克获得的情报“大幅下降”,情报机构失去了一些当地消息来源。

  据伊拉克军方12日消息,驻守伊拉克安巴尔省与叙利亚交界地带的伊安全部队11日晚些时候从该地区撤离,反政府武装随后占领该地区,从北部和西部两个方向继续向首都巴格达推进。

  昨晚,北京青年报记者连线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馆,询问关于这千余名员工的情况,使馆工作人员表示获悉此事,但目前不方便透露任何信息,会在可以披露的时候第一时间披露相关信息。此外,伊拉克成套事业部工作人员表示,所有对外信息由公司董事会秘书统一发布,但董事会秘书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这名官员披露,美国特工甚至不清楚伊拉克最大的炼油厂目前由谁控制。美国分析人员最大的情报来源之一是“脸谱”和“推特”网站。

  安巴尔省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告诉新华社记者,11日晚些时候,伊安全部队、警察和边防驻军从该省与叙利亚接壤的地区撤退。随后,不远处的加伊姆市一名逊尼派部落首领宣布控制了该市及边界地区。

  一位被困人员家属在接受采访时称:“目前没有一名员工成功撤退”。家属李女士(化名)焦急万分地表示,她们家里5个人都被困在营地里,很多分包商的家属找到伊拉克成套事业部国内有关部门,想询问最新进展,得到的答复是:“领导全都在那里了,你们担心也没有用,等消息吧”。

  美国政府日前决定向伊拉克派遣300名军事顾问,其中130人已经抵达巴格达。美国国防部发言人约翰·柯比说,军事顾问将“帮助我们获得更多有关ISIL在做什么和怎么做的情报和信息”。这一表态也暗示美国当前紧缺地面情报。

  在被反政府武装占领的重要城市费卢杰附近的迈兹拉阿市,武装分子11日晚在安全部队突然撤回巴格达后,占领了当地一个重要的军事基地。反政府武装还攻占了费卢杰以南10公里的萨克拉维亚赫镇,安全部队被迫撤回巴格达。12日,反政府武装攻占了乌德哈姆镇的部分地区,这一小镇位于巴格达以北90公里处。

  一名分包商员工家属称:“原本6月22日就听说公司安排了直升机,直接到营地附近运送人员。但员工到指定地点等待了一天也不见有直升机飞来。6月23日,有人继续在指定地点等待,还是没有见到直升机。”

  安全担忧

  在巴格达以北的萨迈拉市,伊安全部队与包括“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在内的武装组织激烈交火,目前该市仍处在安全部队控制下。

  6月24日一早,多个消息人士证实,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准备用大巴将员工分5批向巴格达撤离。当时一名电站项目分包商家属高兴地说:“我家人终于要回来了!他们已经到巴格达了,6月27日会全部撤离。”

  前中情局特工约翰·马圭尔说:“这是一个明显的例子,说明我们的街头(情报收集)技术、我们的谍报技术,以及我们在困难地区行动的能力都在弱化。”

  占领萨达姆老家提克里特

  但事态却向不利的方向发展。撤离的第一辆大巴在离巴格达不远的地方被拦下,伊拉克政府军拒绝让大巴继续向巴格达行进,所有人员被迫全部返回萨迈拉营地。一名家属担忧地说,“项目上大部分施工人员都迫切想要回国。”

  马圭尔上世纪80年代末期曾担任中情局驻贝鲁特的特工。当时黎巴嫩正发生内战,有武装人员企图绑架和杀害美国人,但马圭尔和同事并没有躲在美国大使馆。

  此外,武装分子11日晚攻占了包括首府提克里特在内的萨拉赫丁省多个城镇。11日下午,数百名宗教极端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武装分子乘坐60多辆汽车从多个方向进入提克里特,并实际控制该地区。

  萨拉哈丁电站项目深陷伊拉克政府军与极端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交战核心区域萨拉赫丁省,且其位置坐落在交通要道底格里斯河畔,是6月份伊拉克局势恶化之后最早遭到“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袭击的重镇之一,之后周边地区一直在激战中。

  “我们的活动范围遍布整座城市,我们不会连续两晚睡在同一个地方,”马圭尔说。

  此前,位于伊拉克北部的该国第二大城市摩苏尔落入巴克尔之手,大约50万当地民众开始向南逃亡。提克里特是前总统萨达姆·侯赛因的故乡。从地图上看,提克里特位于摩苏尔和首都巴格达中间,地理位置相当重要。

  相关

  但马圭尔和一些中情局官员认为,因为担心特工人身安全,中情局现在并不愿为收集情报冒更多风险。

  英国路透社援引当地民众的话报道说,提克里特市一些警察遇到袭击后,立刻换下警服逃离,武装分子没有遭到太大抵抗,他们迅速占领当地政府大楼,并升起ISIL组织的黑色旗帜。

  美首批军事顾问入伊助反恐

  他们说,在2011年美军从伊拉克撤出前,中情局特工经常与伊拉克当地线人接触,因为他们知道一旦出现问题,能够向美军求援。但美军撤离后,中情局特工被困在办公室内,难以行动。

  “我们被打得措手不及,根本没有料到他们会乘坐警用和军用悍马车。我们误以为他们是政府军部队,发现情况不对为时已晚。”一位从提克里特逃至萨马拉的警察局长表示,“我们是在与魔鬼而非普通人战斗。”

  美国国防部24日宣布,美国先前决定向伊拉克派遣300名军事顾问,目前已有130人抵达伊首都巴格达。

  他们认为,情报缺乏让美国无法了解快速发展的地面局势,这点此前在克里米亚地区和“阿拉伯之春”中已经显现。

  企图“征服全国”

  媒体报道,虽然名义上称“军事顾问”,但美军此次派往伊拉克的士兵大部分来自陆军“绿色贝雷帽”特种部队,属于作战部队中的精英。

  自我辩解

  占领摩苏尔后,ISIL组织在其“推特”主页上发表声明,称这是“征服整个国家、清除叛教者”计划的一部分。ISIL的发言人阿德纳尼发表音频声明说:“不要对敌人手软。战斗远未结束,我们将挺进巴格达和卡尔巴拉。”

  国防部发言人、海军少将约翰·柯比对记者说,抵达巴格达的美军部队包括两个特种兵小组,约90名顾问、情报分析人员、指挥人员和支持人员,他们将在巴格达设立联合指挥中心。今后几天,还有4个特种兵小组会抵达巴格达。

  中情局发言人迪安·博伊德说,自2001年9月以来,已有40名中情局特工因公殉职,因此,有关中情局特工只会坐在办公室里的说法“令人不快”。

  11日,该组织武装分子闯入土耳其驻摩苏尔领馆,绑架包括领事及多名外交人员和保镖在内的40多名土耳其人。随后据土耳其外交部确认,至此已有80名土耳其公民被ISIL扣为人质。土耳其当局誓言,如果任何一位国民受到伤害,将进行报复打击。

  柯比没有确切说明军事顾问在伊拉克的行动期限,但表示“非常明显,这是一个有限的、短期的行动”。

  博伊德声称,中情局此前向美国政府提供大量情报,警告ISIL可能会攻占伊拉克多座城市。

  同日,ISIL武装分子在提克里特处决6名警员,在通往提克里特西南方向约60公里的利亚德镇的道路上设立关卡,随后在镇内处决10名士兵和警员。

  “绿色贝雷帽”特种兵这次作为先遣部队入伊主要任务是评估伊拉克部队的指挥和作战情况,从而确定如何派遣后续部队,帮助伊拉克政府打击极端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

  “任何人在真正看过中情局有关ISIL和伊拉克的全部情报文件后,都不应该对当前局势感到吃惊,”他说。

  11日晚,ISIL武装分子进入伊拉克最大炼油厂——拜伊吉炼油厂——所在地拜伊吉镇。拜伊吉炼油厂的原油日产量30万桶,是伊拉克大多数省份和首都巴格达的供油源。“他们驾驶装甲车闯入镇内,放走囚犯后纵火烧毁法庭和警局。”当地居民称,由于部落首领劝说武装分子不要接管拜伊吉镇的能源装置,凶徒转身离开,前往附近的村庄。

  美军军事顾问将在巴格达和伊拉克北部分别建立一个联合指挥中心。此外,柯比说,美军目前每天对伊拉克进行多至35次的侦察行动,收集地面战场上的情报。

  伊总理请求美国空袭

  柯比表示,这些军事顾问会在“今后2到3周内”把在伊拉克的发现汇报给美军指挥官。

  西方国家消息人士11日说,伊拉克总理努里·马利基已秘密向美国提议,请求美军考虑空袭伊拉克反政府武装据点。

  据新华社

  美国《纽约时报》11日援引美国专家和伊拉克官员的话报道,这些美国专家今年早些时候访问伊拉克时得知,伊拉克领导人希望美国方面能空袭伊拉克反政府武装盘踞和训练的地区。

  分析

  一名西方国家官员告诉法新社,美国总统奥巴马政府正考虑向伊拉克提供军事支援的多种可能,包括空袭。

  伊拉克乱局从何而来?

  “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及其他反政府武装今年初占领费卢杰市和拉马迪市部分区域后,美国政府加快向伊拉克政府交付武器,其中包括“阿帕奇”武装直升机、“狱火”导弹和F-16战斗机。

  6月初以来,“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在伊拉克一路攻城略地,一时声名大噪。先后控制了伊拉克中北部尼尼微省首府摩苏尔和萨拉赫丁、基尔库克、迪亚拉省部分地区,还扬言要拿下巴格达。伊拉克乱局再次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这样一个恐怖组织短时间内竟能在伊拉克掀起如此大的风浪,原因何在?伊拉克今天的局面到底是谁的责任?

  2003年美国不顾国际社会强烈反对,无视伊拉克的独特国情,悍然发动对伊战争,并着手“民主改造”伊拉克。但舶来的“美式民主”却遭遇严重水土不服,不仅难以稳定局势,反而打开了教派、民族冲突的盖子,给伊拉克局势持续动荡埋下了祸根。2011年在伊拉克政府尚未完全掌控局面的情况下,奥巴马政府又匆忙撤出全部作战部队。美国仓促脱身,留给伊拉克的是难以填补的巨大真空。美国“始乱终弃”酝成了目前伊拉克难以收拾的乱局。

  “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一步步做大也和叙利亚危机紧密相关。一些国家为了扳倒巴沙尔政权,不惜养虎为患。叙利亚成了各种恐怖极端组织活动的大本营,“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之间“穿梭”,越打越强,给两国人民带来灾难,也给地区乃至国际社会的和平稳定带来严重威胁。文/国际问题观察员
钟海